主页 > 大夫在线 > 正文

天津“十佳”残疾青年、和平区劝业场街居民张焱:缺憾的图腾

来源:新闻网作者:渠道发布时间:2018-02-03 09:38

  对一个人来说,灵魂的存在标志着人的存在;对一个民族而言,图腾的存在标志着这个民族的存在。 ——题记

  “与命运抗争,其实就是与自我抗争!”——张焱

  1976年2月,刚满7个月大的胎儿张焱早产了。体重不足2公斤,哭声细弱得像一只小猫。那时,父亲在部队当兵,他则跟随母亲在河北省玉田县,生活条件非常艰苦,更别说把他放在育婴房里度过他生命的初始阶段了。

  更大的不幸再次降临,7月28日唐山大地震之后,玉田县城成了抢救站,在交通局工作的母亲天天忙于抢救从唐山拉来的伤员,无暇照料张焱,便把才5个月大的他单独放在临建棚里。有一天,他发烧了,体温高达40°C。或许是蚊虫把带有脑炎的病毒传给了他,由于当时缺医少药,他高热不退,全身运动神经失控。小嘴几乎失去了吸吮能力,肌肉不听使唤,浑身僵硬,抬不起头来。

  直到有一天,父亲从部队赶来,想给他拍张照片留念。拍照时,他的脑袋耷拉着立不起来,这才引起父母的注意。医生告诉他的父母:“这孩子完了,脑性瘫,将是又呆又傻,最多活不过6岁。”母亲一听,当场哭得晕了过去。父亲则在一旁叹息,都怪自己天天忙于工作,对孩子照顾不周。但是,一切都无法挽回了。

  虽四处求医治病,几年过去了,张焱的病仍不见好转。他的身子要么直挺挺的,不能弯曲;要么软的直不起来,两只胳膊僵硬,头向后转,手向后翻;双脚交叉着。已经两岁多了,不会坐,不会爬,更无法站立;所有动作的方向都和正常人的相反。张焱3岁时,他的体重还像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。

  上天好像也垂怜这个不幸的孩子,在关闭了他肢体健康这扇门时,却为他打开了智慧的窗子,他有个非常聪明的大脑。虽然他不能像别的孩子一样蹦蹦跳跳、说说笑笑,但是人们的对话,他全能听懂。虽然父母还不知道这些,但是他们除了更加精心的呵护之外,常常跟他像正常的孩子一样交流。

  一天夜晚,父亲抱他到院子里,指着天上的星空说:“这是月亮,月亮旁边最亮的星是金星”。让父亲惊奇的事发生了,小张焱的眼睛在动,并随着父亲的手指去寻找。父亲高兴地屏住了气息,又试探地问他:“告诉爸爸,哪个是月亮?”当张焱的双眼,艰难地向月亮望去,父亲再一次确信,孩子虽然残疾,却一点都不傻。

  此后,父母一有时间,便教张焱识字,把一个他认识的字混在一堆生字里,让他找出来。他不能像健康的孩子用手去挑,但是他的眼神儿这时就成了手指,指出它所在的位置。小学12册语文课本,他不到5岁就都学完了。认字以后,他慢慢开始读报纸,看杂志,看书。张焱的弟弟张翔,上学后常把在学校学到的知识讲给哥哥听。看着哥俩儿一起学习,共同进步,张焱的父母感到了一丝安慰。而这时的张焱把学习的领域拓展得更宽了,他像海绵一样,内心充满了对知识汲取的渴望。


        “一幅画就是一个单独的故事,没有重复的作品,每幅画作都是我个人本质的展现。”——张焱

  8岁那年,张焱见弟弟在一旁画画,一下子被蜡笔奇异的色彩吸引住了。父亲发现后,买来了一块小画板,把纸夹在上面,将水彩笔插在他手中。谁知,他握笔的手指稍一用力便攥成了拳头,胳膊不听使唤。他没有气馁,经过日复一日的不懈练习,终于握住了笔,一张张图画跃然纸上。

  12岁那年,张焱开始创作他的第一幅长卷《百猴图》。工程之大,对一个正常人都不容易,何况是身体重度残疾的张焱!耗时半年多,一百只猴子神采各异地跃然纸上,生动而又传神。

  有一天,张焱正在弹琴,一对夫妇寻声而至。他们的到来像一缕春风,让张焱走进了另一番美丽的天地。男的叫陈正明,是天津美术出版社的编审,他夫人叫王淑英,是天津工艺美术学院的教授。他们常听到窗外传来琴声,当看到琴声是从一个重度脑瘫患儿张焱手中弹出的,夫妇俩大吃一惊!当张焱的母亲把他的画作拿出来时,二位专家一下子被眼前的男孩身残志坚的毅力所打动。

  王教授在学院里主教色彩构成和图案,她发现张焱的作品和印象派“点彩派”的绘画很接近,“线条”画不直,构成的图像变形而且夸张,倒有一番意想不到的效果。她告诉他的母亲,不要限制他,任他随便画。陈正明也惊讶地发现,张焱的绘画色彩运用得很现代,装饰性很强,有些人画了一辈子色彩都掌握不好,而他却把色彩运用得很美,很和谐。在两位专家的大力支持下,张焱创作的第二幅长卷《蓝精灵》推荐给天津少年宫,经过层层选拔,《蓝精灵》像一只小鸟展翅在第四届国际少儿画展上,还荣获了“特别奖”。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tjjj.gov.cn/dafuzaixian/2018020345460.html